*眼前那是一片無盡的黑暗。

他不在意,也確實沒有什麼好在意的。
九界毀滅與否,他的小妹與師尊都,不復存在了。

他曾經想過若是現在這模樣讓師尊看見會有何反應,可料想他定是用那如同以往一般的淡漠眼神看著吧。

似淡漠似疏離,可其實不曾放下那責任,他可以毫不猶豫地犧牲少數人,只要可以讓更多的人活著。
一視同仁的不捨,也要一視同仁的捨得。
他的師尊確確實實做得很好,好到即便背負著惡名死去也毫不在乎。

不值得。
他開始這樣認為。

评论
© 墨冷等辰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