熾煞

*最接近的一刻,始於分離。

他從未想過他們最接近的一刻居然是因為他的死亡。
他看著他的成長、改變,還有死亡。
如果不是此刻他不能拒絕別人,那他大概也沒機會這樣觸碰著他了吧。
儘管他寧可永遠無法觸及他,也不願他不能再睜開那異色的雙眼。
即便他眼裡所見的,沒有他。

评论
热度(1)
© 墨冷等辰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