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然到極限了啊,他看著不聽使喚的手指淡淡的勾了勾唇,靠在牆邊勉力地把口袋裡的菸掏出來,點燃。

吐出一口菸,望向透出一絲微光的天空。這樣,就是最後了吧。

评论
© 墨冷等辰|Powered by LOFTER